陈十一

乙女向,参考剧情有剧透。“我”的名字是瞎几把随机的,随便脑补成什么都好。emmm……开了一个假车。


       我的眼前浮现出几团模糊的色块,从仅剩的理智中,我努力分辨着这些朦胧的影子本应拥有的样貌。一种奇异的感觉在身体中蔓延开来,我先是感到自己像是被从泥沼中拽出一般轻松自如,而后密集的麻木疯狂地向我的手臂和腰部袭去。疼痛,这是我从这些蜂拥而至的感触中最先辨别出的感知,在这种痛苦的刺激下,我奄奄一息的意识重新根植于脑际,待我重新辨认那几团含混的影子,我才明白过来那些是平日里司空见惯的雕花床顶、黄铜幔钩和挂在幔钩上...

这个游戏竟然都两年多了……今天翻了一下以前录的视频和截图,竟然还截了所有服装的图片,无比怀念在亚楠的日子😐

乙女向,参考剧情有剧透。“我”的名字是瞎几把随机的,随便脑补成什么都好。追小哥哥好累哦……好想开车,可是不知道怎么开 (..•˘_˘•..)


       初阳从东方山峦交错的地平线缓缓升起,柔和的光芒映照在雪霁后雾气缭绕的山谷中,泛出一片炫目而温暖的清白。我穿着鹿皮氅子朝山下不远处的小镇走去,逐渐升高的气温令我微微出了些薄汗,经过数日的与鸟兽相伴,我和拂尘终于快要走出昆仑群山,在车马喧嚣的人境落脚了。从山中绵延下来的混杂着冰雪与石块的山径逐渐变为平坦的泥面小道,拂尘走在我身前,一如往常时日不曾打破我们二...

乙女向,参考剧情有剧透。“我”的名字是瞎几把随机的,随便脑补成什么都好。我们乙女爱好者从来都是自给自足,亩产小麦一万八(๑•̀ㅂ•́)و✧


       我与拂尘在昆仑山中行了数日,一路雪山连绵、举目苍茫,除却偶尔几声风吟鸟鸣,整个山间只余下我们二人踩着雪地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响。拂尘很少主动寻我搭话,我也知道即便我百般殷勤、千般奉承,在他跟前横竖是个自取其辱。极少数时候,他也会开其尊口纠正我“低俗”的思想,我本无意与他争辩,奈何好胜心作祟,到头来总惹得他怫然不悦。...


emmm……拂尘小哥哥表示并不会。

对更新极其失望,把刀男和梦100最无聊的游戏模式都学上了……完美是当我没玩过其它乙女游戏吗?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他比平日里起得都早。悬挂在墙壁上的暖气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温暖的气息让冰凉的窗户结满了雾蒙蒙的水汽。

       他推开半扇窗子,冰冷的北风一下子涌进屋来。

       外头天还没亮,零星几户人家点亮了厨房的灯。昨夜天气不好,原本光秃秃的柏油路面落满了雪。...


乙女向,参考剧情有剧透。“我”的名字是瞎几把随机的,随便脑补成什么都好。初定一共四或五章,第一次写同人,玩乐之作,切勿当真。


       “谢谢你救我。”我面前火堆烧得正旺,潮湿的枯枝被火焰灼得劈啪作响。拂尘闭目盘坐着,听到我的道谢,只冷冷道了一句:“我杀人无数,少你一个也无妨。”

       望着拂尘被火光映照的侧脸,我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古墓。

       那一日...

抽象的Gunter😃

你永远不知道放在手机上后颜色是什么样的……两个屏幕色差太大。Where Everybody Knows Your Name,最喜欢的IK。

1 / 3

陈十一

没有听众的说书人(不高冷,欢迎勾搭)

© 陈十一 | Powered by LOFTER